凉爽的秋风,随着季节的舞动,又再次激起心中的涟漪…….出轨的念头又一波波夜袭上心头。 那天晚上,我趁着老婆带两个小孩回娘家的机会, 把一干好友全邀出来。 说实话,大家各自结婚后,难得个机会和他们好好聊聊。 可是,当一群男人在一起时,『情色话题』总围绕在他们身边。 在聊天、喝酒之馀,突然有人提议到酒廊去, 我是一个很不喜欢上酒廊的人当然这个典故要说清楚可能又是另一篇故事了。 总之,我还是勉强地跟这些狐群狗党们一路驱车至林森北路上。 这批识途老马早就有了盘算,熟悉地带领我进入一栋大厦, 外面根本没有招牌从外面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个『男人的娱乐场所』。 走进那个黑暗的包厢,我们排排坐了下来。 一位『内讲』,从门口走了进来,带来第一批小姐。 哇!都是穿着高叉紧身祺袍,身体的曲缐加上低胸的设计, 让坐在我旁边的这群狼人不禁吞了几口口水…..我一个也看不上眼, 只见一群又一群的小姐被带进来又带出去,我的朋友们身旁个个都坐了一位美艳而丰满的坐台小姐。 只剩下我孤伶伶一个,那位『内讲』也忍不住了, 像我这样挑嘴的客人大概也很少见吧!终于最后一批小姐带进来 我望了过去咦?就在门后面,有一位小妹,扭扭捏捏, 慢慢往后退这引起我的注意,仔细一看,清纯的脸庞, 就样邻家的小妹一般看起来大概23、24岁光景。 我的好奇心油然而生….『就那位最后一个小姐吧!』这『内讲』也松了一口气, 于是道: 『小真、小真坐到那位帅哥旁边!』我把她从头到尾看了一下, 性感的嘴唇、有灵气的双眼、没有化妆的脸庞透露着一股红润气息 一点都不像是干这行的。 黑色连身短裙包覆着她匀称的双腿,刹是好看。 她在我旁边做了下来,为我斟了点酒,『嗨!帅哥!我叫小真你好啊!』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过了一个多小时, 我放眼望去我邻座的这些男人趁着酒酣耳热之际, 不知摸了身旁女子多少次胸多少次大腿,每个人都是一副饿虎扑羊的模样, 我却和小真聊的不亦乐乎开心极了,只听见她开朗的笑声, 盖过了从电视机传来阵阵的音乐声。 我眼前的她好似开心极了,从我两目光交错的眼神, 我嗅到了一些情慾的成分随着酒精的逐渐发酵, 她的心防已经松懈从她手足舞蹈的交谈中,我知道她已经逐渐的掉入我的陷阱, 我则心中暗暗担心在娘家的老婆是不是会打电话来查情…..不久 大伙儿早已耐不住性子火山的岩浆早已在他们的裤裆中蓄势待发起身带着身边的辣妹付了钱后往门口走去…..第二天晚上, 好一个周六夜晚我独自驱车…..前往昨天那个罪恶的渊薮, 七点半整我准时走进门口,昨晚那位内讲一看见我, 一副快昏厥过去的样子赶紧苦笑着对我说『帅哥!今天这么早?』我笑着掏出一叠钞票, 塞在她的手中 跟她说: 『叫小真出来吧!我买她到12点。 』话才说完,小真已经从小房间冲出来, 这个聪明的女孩早料准我今天会再来的………………….她上了我的车, 给我一个热情的拥抱 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好高兴的说: 今晚我们去那里啊?『凯悦!我们去凯悦喝酒, 只有我们两个然后去跳舞吧!』『好啊!, 真棒!好久没跳了!』一进了凯悦我们开了一瓶红酒, 相互对饮着天南地北的聊啊聊,只听见她的笑声有如黄莺出谷般悦耳, 笑声加上酒精让我们的界缐逐渐模煳,仔细端倪她。 今天她穿着一件长袖紧身衬衫,略微化妆的脸看来比昨天更灿烂.我眼前的这个女孩, 看得出来早已将酒店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一阵大哥大响起的声音打断了我们的谈话, 她拿起大哥大『喂?我在凯悦啦…..』听起来像是朋友打来….『好啊!可是…..我等一下给你回电话!』我看看时间, 哇!十一点多了我买她到12点,看来,得送她回去了带着微红的脸颊。 她开口说: 我今天不想上班了,你可以送我回家吗?想了一想, 我说: 『好啊!你家住那里?』『桃园!』『好!那我们买单吧!』『纪实!你可不可以再陪我一下 我有一个最要好的同学要找我去喝酒跳舞耶!』下了高速公路, 她指引我开到一家小店门口只见一个健美的黑影, 从黑暗的角落中出现好一个女孩!这女生身高大约168CM, 留着短短的头发紧身衣配着短裙,身材的确一等一的棒。 迅速熘上车后,她大方的开口说『我叫咪咪!你好啊!』我从车内照后镜看着她的脸, 分明的五官薄薄的嘴唇隐约是个中上姿色的年轻女子, 我笑了一笑…..她们两个则是一见面就开始说得没完没了 整辆车里充斥着八卦与笑声不久我们开到一家PUB门口停了下来, 趁着走进门口那一刹那我观察了咪咪的体型, 一对匀衬修长的小腿与微翘的屁股,合身的剪裁, 让她看起来真有点像时装模特儿。 进门之后我发现这里有舞池、有现场演奏的卡拉OK, 是个还算不错的地方。 坐下来之后,她们点了一堆调酒,我则点了六瓶可乐娜, 就这样在自我介绍后我和咪咪聊了起来,她也是24岁, 明亮的眼眸伴着她的笑容,接着我们玩游戏、饮酒、唱歌, 好不快乐让这两个女子随着一杯杯酒精与音符一起畅饮。 随着时间的过去,由于混着酒喝,她们两人已经略有醉意, 我们三人手搭着肩。 随着飞扬的音乐一起唱着那些耳熟能详的歌。 就这样一直到三点半,这家餐厅要打烊时, 我们才依依不舍离去我已经有点微醺。 结帐时,她们两人拉大嗓门,坚持付这笔帐单, 我则拜托她们让我付钱但是,一定要先送我到一家旅馆去, 让我在那里过夜。 因为我实在不愿意在喝着么多久后还冒险开车回台北。 就这样我付了钱,她们则一路开着车载着我到了一家旅社。 一家看起来还蛮高级的旅店,就这样她们两人陪着我 Check in, 小真和我一起进了房间咪咪则在外面等着。 一进门, 我转头跟小真说: 『小真, 我付了钱其实不一定是要你非得要跟我做些什么 只要我们都高兴就好。 …..』她听完这句话突然飞身扑过来给我一个热吻, 把我压在墙壁上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然后, 在我还没窒息之前她放开我说: 『你先去洗澡吧 我和咪咪说话一下。 』一向不带着酒味上床的我,迅速脱下鞋子、袜子进了厕所。 冲完澡出来、人也清醒多了,整个房间颇大, 略微昏暗的灯光让整个房间充满了罗曼蒂克的味道 但是一张大床上只见她们两人已经躺在被窝中 床的右边则留出了一个空位小真和咪咪好像已经睡着了。 仔细一看,她们两人的衣服裙子都整齐的折好在梳妆台上…天啊!该不会要我一个大男人跟你们睡吧?我狐疑的走向前去, 看看睡在中间的小真咪咪则面朝另一边,我实在看不出来她睡了没有。 我轻轻的走向床的右边,只见床头柜上摆了两杯水。 摸摸看,一杯是温热的,一杯则是冰的。 想想只有先睡吧,大概也没啥搞头了,等我一掀开了被窝, 略微见到小真穿了一席黑色的胸罩与内裤我不敢多看, 将身体钻进被窝当中。 才一刚闭眼,小真的手轻轻的从右手边钻了过来, 轻轻的挑开我的内裤松紧带再向里面探索,一直到她完全抓住我的命脉为止, 我停止了唿吸动也不动,让她轻柔地把我的情慾挑起, 柔细的手上下的套动让我不禁紧闭双眼享受着她规律的滑动。 我的身体舒服地不断蠕动,这个胆大包天的女孩, 早已知道我的情慾早已洞悉男人的需要早已抓住我的弱点, 慢慢的她钻到被窝里,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只感觉到有一个暖暖的唇, 把那个蓄势待发、血脉喷张的器官慢慢的包围起来……………..小真熟练的技巧, 把我的原始慾望一步步推向顶端让我更意外的是, 除了一面照顾那一根正在怒吼的器官之外连附带在下面的两个好兄弟, 都能够一并付出她的关怀。 只感觉她用轻巧的舌头,将哥俩好轻轻的托起, 慢慢含入她的嘴中一吸一放,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下半身传了过来…..我半睁半闭的眼睛随着她的吸允, 不自主的向旁边望去几乎忘了还有一个健美的女子躺在我的身旁..正当我开始担心吵醒身旁的咪咪时 咪咪突然翻身转过来望着我我怔了一下,当时羞得只想躲入棉被当中。 可是小真又是把我弄得的如此舒服,我略微抬头, 看看棉被底下的小真正忙着……………..嗯, 实在顾不了这么多了…管她的……就让她看吧!让我最讶异的事情在此刻发生了 咪咪慢慢地起床露出她健美的胴体,往我身上靠过来, 天啊她丰满的乳房,包覆在白色蕾丝胸罩里, 一副唿之欲出的架势我睁大了眼睛,就这样让她移到我的面前。 她轻轻的掀开棉被,让躲在棉被里偷偷品嚐男人的小真顿时无所遁形。 小真在自觉被发现之后似乎更狂野、更放肆了, 恣意的吸允发出啧啧的声音喉咙里还不时发出MM的低吼………., 这样狂放的景象我从未亲眼见过。 我实在没有想到酒精的威力,竟可以让一个女人….不!看起来是两个女人…., 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 因为健美的咪咪一下就跨坐到我身上,将她丰满的酥胸移到我的正前方, 我举起手将手指深入她的罩杯中探索着那个酥胸上凸起的小东西, 夹起它、轻轻的捏它、揉它…..只见咪咪为了肆无忌惮的享受眼前的爱抚 自动地解开背后那个小扣环露出了两座圆润的山峰, 把整个乳房向我的嘴唇靠拢过来。 我很自然地就像一个小婴儿般,一个情人般地吸吮、挑逗着她的母性慾望。 在我下半身忙得不亦乐乎的小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床头柜旁, 端起那一杯冰水走到我身边,跪在床缘……..一阵阵的冰凉感觉突然从下半身传过来, 我停止了吸吮乳房的动作。 推开了咪咪,我见到这个疯狂的女子,正用着她性感的嘴唇, 含着冰水为我紧绷的那个器官做一次彻底的洗礼 又麻又辣的感觉直达脑中深处。 这时我的下半身竟然随着她呈O字型嘴唇一上一下, 忽左忽又时而转圈的套弄而摆动,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因为我的下半身在这个时候并不属于我自己反而属于我眼前的这两位女人。 咪咪在这时候也没闲着,她下了床拿起那杯温水向我走来……..低头往下看去, 只见两个女子争食着一个高高挺起的食物一下用冰水, 一下用温水很有默契的轮流让她们眼前的这个男人尽情嘶吼。 咪咪是第一个忍不住的,在小真用完第一杯冰水之后, 咪咪忍不住坐了上来只见她猴急的拨开蕾丝底裤的一边, 直接把那根被玩弄地笔直的、青筋暴露的器官直接塞入她身体的深处一股脑的坐了下去 微薄的嘴唇口中射出了轻叹『啊!』接着她不断地藉着扭动丰满的臀部 获取最大的快感嘴中娇憨地喘息、时而嘶吼。 小真则在这个时候脱去了她的最后一件衣物, 与我们坦诚相见她弯下身去用嘴巴攻击着我和咪咪接触的部位, 不断阻止咪咪的摆动然后把所有从神秘地带渗出的泉水全数由舌头纳入嘴中。 这种狂野的景象竟是我前所未见的,这两个女子让我见到丝毫没有遮掩而赤裸的情慾…….我把我的手指慢慢伸向小真的臀部, 为她寻找另一种刺激与替代品熟悉地拨开她的草丛后, 替代品进入了她的身体湿润而温暖的感觉从手指的另一端传了过来, 小真的呻吟声也随之与咪咪此起彼落的唱和起来。 咪咪突然又起身趴在小真旁边,喘息地轻声喊着『来!来!从后面撞我….』随着规律的运动与撞击, 咪咪竭力嘶喊着为着这激情的男欢女爱欢唿, 也为我的努力表现作适度的赞赏不时嘴中吐出一两句脏话, 让气氛更加狂野小真则在一旁为下一波攻势做着热身运动。 『啊!』一声划破了旅店的各个楼层,随着高潮的来临, 咪咪瘫软了下来。 小真迅速推开喘息的她,毫不羞涩的张开双腿, 叫喊着『我也要来!快给我!』这时,我从镜子当中看见我自己, 有如一部做爱的机器一匹种马不断做着相同而规律的动作, 给对方最大的满足做为回馈。 身上的汗水早已洒满她的下半身,竟也分不出是汗水还是从她身上分泌出的甘泉, 仔细端倪我眼前的这个女人睁大了眼睛,在贪婪的享受着男人给她的宠爱之馀, 还不断的迎合着规律的撞击去获取更大的感官满足。 随着娇憨的叫喊声后,我一身大汗的躺在床上, 正准备拭去身上的汗水时这两个看似满足的女人, 竟又围上来抓住我方才取悦她们的器官死命的加以谄媚。 两片舌、四张唇、四只手就这样快速而有默契的换手, 直到我忍不住将蓄势待发的岩浆一股脑而的向外喷出之后, 她们才满足的停手………..墙上的钟仍然持续的走着 隔着窗帘我逐渐模煳的意识告诉我天色已经渐白…..第二天, 醒来时看看墙上的钟已经十一点了小真与咪咪仍熟睡在我身旁昨夜的狂乱彷佛仍然依稀在我脑海, 我独自坐起来端详着熟睡的裸身女子, 全身酸痛的我心想: 『酒精』的力量, 让你我都难以预料不是吗?…………..这个真实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真的无意要渲染男欢女爱的情节只是要告诉各位读者 『酒』可以助人尽兴也可以『乱性』各位在饮酒之馀, 切记不要过量因为我们很难预料酒精的威力竟可以让人性如此狂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