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的地铁可能是天下最繁忙最拥挤的地铁, 最近的车站间也要半个小时更多的上班族是要坐2个小时左右的。 而东京的地铁色狼也是举世闻名的,自从我到日本的第二个月, 不由自主地加入他们的行列。 第一次看到地铁色狼是到东京的第二天。 我在月台等车,看到一个大美女在不远的地方, 白色的高跟皮鞋、肉色丝袜、米黄色套装。 大概有1米7左右的个子,修长的大腿、圆润的屁股、丰满的乳房、披肩的长发, 我的阴茎都有几分硬了。 车来了,大家挤向车门,我也连忙挤了过去, 趁着大家要挤上车时伸手顺着她的玉腿上蹭了几下先过过瘾。 触感很不错!好想伸进裙子里感受那种丝袜的感觉,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勇气。 上了车,我和她之间隔了几个人。 碰巧有个人要下车,我坐下来,开始寻找她的身影。 找到了,我又看到那条米黄色的裙子,和丝袜覆盖的大腿, 隐约可以看到她的侧脸我死死的盯着她裸露出的半截大腿。 后来,过了大约三分钟后,我实在觉得很无聊, 无意中擡起头发现她的表情却有点奇怪,不但眼神有点飘忽, 脸上还好像害羞似的有点红最重要的是她完全感觉不到我在看她。 于是我又稍稍移动我的身体,想看看她到底怎么了。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赫然发现她左前方的那个男生竟然趁着拥挤把手伸到她的下腹部来回的抚摸, 而且他还巧妙的用他的包包挡在她的前面使得从外面看完全看不出来。 若非我真的仔细看,根本不知道那个美女已经被人欺负了。 这下子我阴茎可硬了, 脑子里想到: 不对!她怎么都没反应, 莫非是……她喜欢这种感觉?!就在这种念头一闪而过后 我决定暗中观察她的反应。 假装不去注意看美女,其实暗中注意她的下面和脸的状况。 那男的自从我看到他把手放在美女的阴部上, 就不断的来回的抚摸。 而且,三不五时还好像想更进一步的用中指压压看美女的性感部位。 看到这里,说实在的,我的小弟弟早已不自尽的怒发冲冠。 后来又过了几分钟后,那男的见她没有反抗的意思, 竟然更大胆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拉起她的裙子。 那件裙子,说短也不算短,大概已经盖到了膝盖。 但是那男的竟然硬是一点一点的把它往上拉, 于是我终于看见了美女的白色内裤和肉色连裤袜。 事情发展到此,我几乎要射了。 此时,美女早已低下她的头,头发完全遮住了她的表情。 但是,那男的似乎也没停止的意思,只见他的手慢慢的移向美女的大腿上。 最后,他的指尖终于触到美女的白色内裤上。 此时的我和那个美女似乎同时的震了一下, 我是不自觉的震动巴不得那男生立刻把手伸进去。 但美女呢?我不知道。 那男的手继续的隔着内裤轻揉着美女的私处, 而由于那男的手的姿势实在不自然使得挡住的包包渐被移开 我更加清楚的看到他手的动作。 但由于几乎是侧面看美女,我无法得知那男的手指在美女两腿深处是如何的探索,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美女似乎不是我所想向之中的衿持。 她的身体开始不自觉的微幅的前后左右晃动, 而随着那男的指尖一再地进攻我似乎听到了从她身体中发出的喘息声……后来, 那男的似乎还想要更进一步吧?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成功 因为他中间手指有一段动作像是在抚弄又像是把手指插进阴道抽插, 因为看不到两股间的情况所以我也无法确定。 只是后来美女有主动用手把他的手拉开,大概是那男的太过份了吧。 车到了站,那个美女下了车,我很失望。 不过好戏又开场了。 那个男的凑到一个小女生的后面,他先用手抚摸那个小女生的屁股。 小女生扭来扭去,又不敢叫,想躲开,可他用另一只手紧紧地搂住小女孩的腰。 用手接开裤扣,竟然把阴茎掏了出来。 我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 而他从后面撩开小女生的裙子,把阴茎伸了进去, 显然是插入了女孩双腿之间。 搞不懂,那个女孩连声也不敢吭。 任由那个男的抽动,过了十来分钟,我看那个男的停了动作, 用裙子包着阴茎揉了几下,想来是射了。 果然,下车的时候,我看到那个女孩的裙子前面有一块儿湿乎乎地地方。 过了几天,机会终于来了。 我搭上早班地铁,正好前面是个女学生,看样子大概也就是15、6岁的样子, 一身整齐的水兵服背着一个大大的书包,手里还捧着一本书。 人很多,我缓缓地靠上去,手背轻轻地碰在她的屁股上, 她似乎没有察觉继续在看她的书。 我偷偷把手翻过来,刚要把手掌都放上去时, 车身一晃她的身体紧紧地靠在我的身上,特别是她的屁股正好压在我的阴茎上。 天哪,好有弹性的屁股。 不过这样一来,我反而不敢摸她了。 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她开始不停的低头打瞌睡, 终于靠在了我的身上我侧头一看,果然睡了。 好机会,正好有两个座位,我就轻轻扶着她坐下。 我轻靠着少女身边假装睡着,少女全没反应, 我心中暗喜暗看四周,发现其馀的乘客不是睡了, 就是在闭目养神绝不会发觉我的举动,于是手便慢慢抽到少女的腰际旁, 眼见少女仍旧毫无反应便大着胆把手慢慢向上爬升。 不消一会,手已落在少女的胸膛上。 少女坐在我的左面,而我的右手正隔着衣衫, 轻摸索少女的右乳手上传来的温香软肉,充满着弹性。 我的左手则隔着裙,摸索着少女的大腿, 我的手上不断加强力度直至少女充满弹性的乳房给我力握至变形。 虽然如此,但我仍不满足,手改为在少女的衣衫上不断摸索, 终于给我在少女的腋下发现了一排钮扣我把它轻轻解开, 手已毫不思索地伸进少女的衣衫内我的手轻按在少女的胸围上, 轻轻揉弄和刚才隔衣摸索相比,感觉就如天渊之别。 我把手指伸进少女的胸围内则,紧夹着她的乳头来回逗弄, 我见少女至今仍全无反应于是大着胆把整个手掌伸进少女的胸围入面, 肌肤紧贴着少女丰满的乳房不停搓揉玩弄,我不时留意着少女的反应。 这时突见少女身躯轻震,我知道她快要苏醒过来, 于是我的五指大军只好急急退兵。 果然,过不多时,少女攸攸醒来,看样子仍不知给我大占便宜, 残留在手上的触感至今仍令我回味无穷。 晚上我下班回家,发现侧面是个妙龄少女, 连忙侧身到她背后却发现她穿的是条长裤。 很失望,不过恰好车进站,上来很多的人,她和我紧紧地贴住了, 确切的说是她的屁股紧紧地靠在我的裆部。 随着车厢的摆动,她的小屁股轻轻地摩擦我的阴茎, 我的阴茎立刻暴涨起来。 她也感觉到了,想侧身,可是人太多了。 我想一不做二不休,把阴茎掏了出来,顶进了她大腿间, 缓缓的抽插。 见她没什么反应,我又把手绕到前面,隔着裤子摸她。 她脸红红的,一只手下去挡我的手,被我一把抓住, 按在龟头上好久她才明白原来在她双腿间蹭来蹭去的是我的阴茎。 她刚想要叫, 我依在她耳边温柔地说: 不要叫啊, 给人知道你脸面无光哟!她只好轻轻扭着屁股想躲开。 我握着她的手摩擦我的龟头,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衬衣, 抚摸她的乳罩蕾丝花边的乳罩、坚挺丰满的乳房, 我继续伸进她的乳罩抚摸她的乳峰和乳头。 她轻轻呻吟着,我终于忍不住了,射了她一手。 第二天,加班到很晚,是末班车了。 一个少妇坐在我车厢后面,翘起只二郎腿,一双白白的腿好长好长, 穿着浅黑色丝袜棕色露趾高跟鞋,我回头过去, 看见到那骚妹丝袜的尽头她露出蓝色内裤,我还看见到少少的阴毛。 她的大腿好白好滑,我的阴茎即时变硬!我见没有人, 就掏出阴茎搓弄一面目不暇给住她那对丝袜脚和让丝袜包住的脚趾。 骚妹穿着有花边的蓝色内裤,黑色短裙, 白色窄恤衫那个胸罩肯定又是蓝色。 嘿!那对乳房都好大,挤迫到那件窄恤衫要爆裂的样子, 我看见她闭上眼在打瞌睡我就走到车尾,紧紧挨着她的大腿坐下来。 她的大腿好有弹力!我忍不住拉下裤链, 又把阴茎放了出来不断套弄一边打手枪一边用手臂去碰撞她那对大乳房, 好爽!我忍不住射出精来射到她那对丝袜的腿上, 好大一片。 她下车看着我,我以为完了,谁知道她还对住我笑, 显然没发现自己的大腿上已经沾满了我的精液。 我终于又再等到了那个大美女,而且我知道她是个日本赛车皇后, 叫广末杨力。 杨力今天的穿着极为诱人,纱质的白色低胸套装, 配上浅色的碎花紧身迷你窄裙带有蕾丝斜纹, 所穿内衣若隐若现裙子都短到快要看见她的美臀了。 从她一上车开始,我就一直偷偷瞄着她的水嫩脸蛋和深深乳沟。 对于一个漂亮迷人的年轻女人,她打扮得这么暴露, 任何男人都会有非分之想。 我把手轻轻放在杨力的臀部上,杨力没有反应。 我壮起胆子慢慢掀高一点她的迷你窄裙,杨力果然没有抵抗。 我轻抚着她的屁股,而且渐渐地往下面移, 杨力一直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得了个便宜也不在乎有没有乘客在看, 手比刚开始的时候更不安份的伸进杨力的紧身迷你窄裙里摸了起来。 我以两手玩弄她的屁股,把套装的迷你窄裙给卷了起来, 由于裙子很短只是稍稍的卷了三公分,那个被乳白色的镂空三角内裤就露了, 包住的圆磙磙的屁股也马上就露了出来那里的全貌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了。 杨力似笑非笑地将身体往后靠,我也知道现她不在意, 就用裤裆里的肉棒在她的臀上磨蹭。 我拦腰抱紧杨力,硬挺的阳具顶在她丰腴的嫩臀摩擦, 并将手顺着裹上网状丝袜的臀沟和张开的双腿从内侧滑下往前挪移 在网状丝袜底部抚摸而另一只手则把她白色纱质套装的钮扣悄悄拉开。 啊!啊!我开始偷袭她的酥胸,伸手握住她毫无防备的乳房揉搓着, 还握住她的奶子抓了起来并用另一只手把大腿根部搓了好几下, 用手试着要把她的花蜜挖出来似的。 我使劲地去舔她的耳根,杨力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刺激了男人的性慾, 我已经等不及了又去舔她另一个耳沟。 杨力扭动上体,轻微发出作爱时的声音来。 国际集团的秘书小姐,正在拥挤的公车中被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任意进行性骚扰。 『嗯……喔……』杨力一边呻吟,一边扭动着身子, 一双粉腿缓缓张开同时白色内裤中的裂缝也早就流出爱液, 令人懊恼的是从白色内裤之中不断流出的淫液早已黏腻地贴在大腿内侧了。 被爱抚后有所反应是正常的现象,但是在拥挤的公车上被性骚扰却不能作爱是很难过的。 陌生男人把她的丝袜往下拉,又把手放在她的丝质三角裤上揉摸。 我的手指一直隔着乳白色镂空丝质内裤那层薄薄的丝缎, 对着里面的洞穴一来一去的搓弄还用手指在臀部的裂缝及花瓣突出处给予按摩, 使原来张开的两腿深处感到杨力一阵阵痉挛。 杨力不但让我把她的短窄迷你裙完全拉上腰际, 而且也大胆地张开双腿主动把那丰满的小穴放置在我的手掌心, 让我从潮湿的内裤玩弄里面的花瓣。 而且从那小穴中滴出了一滴滴的花蜜来,湿濡了我的指缝, 散发出浓厚的女人香味。 『喔……喔唔……』她尽量调整自己的唿吸, 不让乘客听到她唿吸急促的声音。 但酥胸及下体所感受到的甜美感受却是无法隐藏的。 『喔……』腰身一边摇动,一边有很令人不好意思的反应, 因为乳头已经变得又硬又红。 『啊……喔……』随着一声声呻吟的声音, 杨力体内的花蜜早已不断喷出。 激情的狼吻再移到脖子、耳朵去轻轻咬着, 杨力的身心早已随着我的舌头完全陶醉了。 陌生男人的唇一边吸着耳垂,一边那只手掌一把提起D罩杯的丰满乳房。 『嘎!』由于太过舒服,使芷晴一再呻吟不断。 下一个瞬间,陌生男人的指头已经慢慢地移到白色内裤上面, 从内裤上面寻找花唇的入口处。 从大腿根处传来的兴奋快感,迅速传遍全身。 杨力马上扭动着身子期待我能将那湿湿的三角裤给褪去, 她自己用三角裤去碰我的裤子在这裤子的里面那陌生男人的东西正在打着热切的脉动, 男性的感触强烈刺激着杨力的官能。 此时杨力的心也大力地跳动着,而且也没有想停的意思, 杨力扭动着那圆润修长的大腿把要叫出来的声音又收了回来。 当那白色的高腰三角裤被从下身褪下时,她的蜜汁已经滴落在地上。 『喔……』我的指头找到入口了,将手指一寸寸地插入正在涌出花蜜的小穴中, 用手指去挖她的小穴。 挖扣了十几下,又把另一只手指也送了进去继续挖掘扣弄。 杨力被我的两只手指不知用力插了多少次, 进进出出的速度逐渐加速终于来到最后的单元中了, 杨力也卖力地扭动着那圆磙磙的屁股。 终于在体内发生了爆炸,黏稠的热热蜜汁淫荡地喷出, 大腿内侧更是被淫荡汁液沾得一片黏滑在激烈的颤抖中顺流滴下。 我掏出阴茎,微微分开杨力的双腿,轻轻地顶了进去。 啊……杨力低低地叫了一声: 好粗啊!可是由于姿势的原因, 其实只有龟头插了进去我干着急过不了瘾。 杨力似乎也知道,把手绕到背后,用裙子包住我的阴茎使劲摩擦, 有这样的美女给打手枪还没细细享受,我就迫不及待地射了, 几乎所有的精液都射在杨力的屁股上了。 我本来想把沾满精液的龟头塞进她阴道, 但杨力死死地握住我的阴茎迅速用裙子擦的干干净净, 我几乎怀疑她是不是天天给人打手枪。 杨力细心的把我的阴茎塞进裤子,拉好拉链, 自己提起刚刚被我褪下的内裤整理了一下,迅速下车走了。 地铁色狼好几天没有遇到美丽的猎物了。 阴茎涨的难受。 我焦急地寻找目标,突然眼前一亮,一个娇小的女孩闯入我的视野。 白衣粉裙,白色的连裤袜,白色的高跟皮鞋。 两个小巧却很坚挺地乳房,就她了。 我小心翼翼的靠在她背后,先用手背碰碰她的屁股, 没有反应我把手翻过来,用手指碰她屁股,还是没反应, 我轻轻隔着裙子抚摸她的屁股和大腿。 我见她没反应,就肆无忌惮地把手从下面伸进她裙子, 想摸她阴部。 她终于发现了,重重地掐了我的手一下。 回头白了我一眼。 我也只好暂时缩了回来。 跟着她下了车走进一家医院的地下室。 她到底要去哪儿?迎面一个护士走了过来: 高岛慧敏, 快点儿护士长已经来啦。 是啊,今儿晚了。 哇!她竟然是个护士,不错。 高岛慧敏,我玩儿定了。 她进了女更衣室。 我知道一身便装在医院里走来走去很危险。 我走进男更衣室,抄了一件白大褂穿在身上。 看了看四下无人,推开女更衣室的门走了进去。 很安静,高岛慧敏不会已经离开了吧?第一排没有, 第二排没有终于在最后一排看到了正在系制服扣子的高岛慧敏。 我掏出已经硬梆梆的阴茎走过去,勐地从后面勒住高岛慧敏的脖子。 不许叫!我用空着的手去翻她的储物柜, 找到一双高岛慧敏的备用连裤袜。 我把连裤袜的腰部塞进高岛慧敏的嘴,又用连裤袜的腿部绑住她的双手。 我把高岛慧敏抱到更衣室的长椅上,仔细的打量着她。 一身白色的护士制服,白色的连裤袜,白色的高跟鞋。 从微微敞开的衣襟里可以看到白色的乳罩蕾丝, 大半个白白嫩嫩的乳房高岛慧敏眼睛里流露出巨大恐惧。 我揉了揉硬梆梆的阴茎,骑在高岛慧敏胸口, 把龟头顶在她的嘴唇上蹭来蹭去很快龟头上蹭了很多口红, 高岛慧敏拼命地摇着头。 我把阴茎插进她的乳罩里,把她乳房夹起来摩擦阴茎, 可是高岛慧敏的乳房太小不过瘾。 我转过身,手顺着她的膝盖往上摸,高岛慧敏扭动着想躲开我。 高岛慧敏啊,高岛慧敏,在车上不让我摸, 哼现在我要摸个够。 手顺着裹在丝袜里的大腿往上摸,那种丝质的感觉真是太棒了!高岛慧敏扭动着, 嘴里呜呜不以。 奇怪?摸来摸去,竟然摸不到内裤的边缘。 难道?我撩起她裙子,眼睛都要蹬出来了。 她竟然没有穿内裤,连裤袜也是裆部有个洞的的那种。 天啊,果然骚妹一个!我分开她的双腿,用手抠摸阴道, 高岛慧敏阴毛不多阴唇夹得很紧。 我揉着她的阴核,她的阴水立刻就流了出来。 我把沾满阴水的手指伸到高岛慧敏眼前, 高岛慧敏羞红了脸更加拼命地挣扎。 我跪在高岛慧敏双腿之间,捋了捋阴茎的包皮, 抓住她的脚踝扛在肩上,狠狠地插了进去。 高岛慧敏一颤,拼命摇头。 我最喜欢干穿着连裤袜的美丽女子,她又是如此娇小可爱的护士, 我自然是性致勃勃。 高岛慧敏的阴道很润滑,又很紧,夹得我好爽。 高岛慧敏嘴里叼着丝袜,只是发出一些含煳不清的呜噎声。 她扭动着身体,可和我比起来,她却显的太弱小了。 玩了一会儿,觉得高岛慧敏阴道一阵抽搐, 看来高岛慧敏泄了第一次。 我让她坐在我腿上插她,她却不从,我用力分开她的双腿, 把龟头顶在她的阴唇上狠狠地插了进去,可怜的高岛慧敏没办法反抗, 任由我扶着她上下。 我依然觉得不过瘾,让高岛慧敏靠在墙上, 我擡起她的一条腿把阴茎顶了进去,再大力抽插。 高岛慧敏泄了第二次后,已经是泪流满面, 无力反抗了。 我让高岛慧敏跪在地上,我从后面插入,这样也可以抚弄她的乳房。 终于在高岛慧敏泄了第三次后,我的高潮也来了, 我把高岛慧敏嘴里的连裤袜掏出来把黏稠腥浓的精液射进去。 我拍了拍她的脸, 说: 谢谢了,我的护士小姐。 然后解下她的乳罩,扒下她的连裤袜扬长而去。 来日本后,很快我就迷上了日本的赛车皇后, 到处搜集照片更因为玩过一次广末杨力,一发不可收拾。 不过公司竟然同意我出任赛车皇后经纪人, 还给我配了一个华人秘书高慧敏小姐也是个美女, 可谓体贴备至。 而我惊讶的发现,原来公司旗下竟然有如此多的大牌美女, 包括铃木美华、宗政真贵、野田史纪天哪!我几乎当时就要跑进洗手间去打手枪了。 第二天一早,我立刻通知秘书高小姐叫铃木美华到我办公室来, 很快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门开了,铃木美华走了进来,白色高跟鞋、肉色连裤袜、白色短裙、白色衬衣, 我的阴茎立刻硬梆梆的了。 坐吧。 嗨!铃木美华坐在我的对面,好奇地看着我, 我贪婪地看着她的大腿不由得掏出阴茎套弄着, 幸好有桌子遮着她应该看不到的。 我用另一只手翻开一份合同, 说: 有一份合同是参加99车展, 十天共5000千万酬劳,公司收8成,小姐2成。 共5个人去,领队独得1成,我想要你来做领队, 不知你愿意吗?好啊。 那你来签一下字。 她站起来的一霎那,我清楚地看到了她连裤袜下黑色的一团阴影。 她走到桌子前,俯身认真看合同。 我从微微敞开的领口看进去,哇!是无肩带的乳罩, 可以看到大半个乳房和一条深深的乳沟。 我实在忍不住了,挺着阴茎绕到她背后, 一只手按住她脖子把她压在桌子上撩开她的裙子, 把她的连裤袜和内裤一起拉到膝盖以下用腿撑开她双腿, 趁她还没明白勐的把阴茎插了进去,啊!我俩几乎同时叫了起来。 相信铃木美华是痛的,她的阴道很干,又很紧, 而我是兴奋终于插进了朝思暮想的赛车皇后铃木美华的阴道。 不要啊……不要!她使劲挣扎着。 美华,想想合同吧!你只要忍受几分钟, 就是500千万啊!不要了!不要了……随着我的抽插 能感觉到她的阴道开始有些润滑而且美华的反抗已经小了很多。 我趴在她身上拼命抽插,一手搂着她的脖子, 亲她的耳朵和秀发她的淫水也多了起来,也不再反抗, 当我深深插入时她会闷哼一声。 我把手伸进她的衬衣,她的乳罩不仅是无肩带的, 而且是前搭扣。 我弄开搭扣把乳罩拉出来,开始揉捏她的乳房, 真的好爽。 不要射进去!拜托了。 她突然开口说,看来她已经感觉出我要射了。 既然是这样,我抽出已经要发射的阴茎, 一只手抓住她的头发 把她按在地上: 全吃下去!我把阴茎顶在她嘴唇上。 她无可奈何地张开嘴,含住沾满她淫水的龟头, 我也射出了集存已久的精液射了七、八下,呛得她直咳嗽, 不过被我死死按住动弹不得,只好照单全收。 舔干净!铃木美华无奈地把阴茎含在嘴里, 我一边尽情享受着一边看着瘫坐在地上的铃木美华, 衬衣被解开两颗钮扣可以看到乳沟和一个乳头;白色蕾丝内裤和连裤袜缠在膝盖处, 嘴里含着我粗大的阴茎美丽的眼睛里含着泪水。 好了,站起来吧。 铃木美华立刻吐出我的阴茎,费力的站了起来, 想提起被我扯下的内裤和丝袜脱下来!铃木美华木呆呆地看着我, 脱下来!她战战兢兢把丝袜和内裤脱下来 我接过来捂在鼻子上,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好香啊!不要了, 太难为情了。 铃木美华系好钮扣低着头说。 美华,你的阴道好紧啊!请你不要这样说话。 要不要看啊?我打开了电视,美华惊讶地看着萤幕上正重放着刚才的一幕。 美华,你以后要听我的话哟!嗨。 她不情愿地说。 车展这几天,我要你把她们每天穿的连裤袜收集起来给我, 明白吗?嗨。 去吧!我一边用她的连裤袜打手枪,一边看铃木美华退出去。 这时高小姐走了进来,我故作正经地假装看档。 你把美华玩了?你怎么知道?人家穿的连裤袜和内衣都不见了。 再说,她只要进这个屋,没有不被强奸的。 原来如此。 看来日本人果然好色。 高慧敏转身离开,我把铃木美华的连裤袜缠在阴茎上, 看着高慧敏腰身的扭动和丰满的小屁股 狠狠地捋了几下: 早晚有一天连你一起上!终于下班了, 出门回家却惊讶的发现我的邻居已经搬进来了。 到底是什么人呢?我打开门口的鞋柜,竟然有高跟鞋, 难到是?……而且我还听到浴室里有人。 我换了衣服,把铃木美华的连裤袜、内衣精心收好。 水声停了,我好奇地看着浴室的门,门开了, 竟然是高慧敏。 我哈得要死,看着穿着浴袍、香喷喷的高慧敏, 阴茎立刻挺了起来你好啊!我主动打招唿。 公司已经告诉我,同屋的是个中国人,可没告诉我是个男的啊!她很紧张。 没什么,这在日本很普通的。 没想到现在变成了一男一女共处一屋,更是跟高慧敏住在一起, 真是天赐良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