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对姊妹是新加坡人, 姊姊Rosanna黄婉君是我的朋友妹妹Race黄婉伶四天前才来到香港正在找地方住, 一个二十五岁一个才二十二岁。 我这人出名的热心过度,只要有人拜托,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绝对上刀山下油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就拍胸保证让她们搬进我家,就这样,我这间屋里多了两个漂亮的女孩, 这让家人都很高兴。 女孩子就是不一样!她们一住进来就开始大扫除, 客厅、厨房、楼梯、里里外外全都扫的干干净净的。 Rosanna一面刷着马桶一面说「这么脏的地方怎么住人!」妹妹第一天晚上在吃过我掌厨的的晚餐后, 说她反正没事在找到工作前早中晚三餐都归她作。 第二天早上饭桌上竟然有稀饭、盐炒花生、菜埔蛋、炒波菜、丁香鱼干、咸鱼蒸肉饼。 我走下楼梯时听她在厨房里喊着: 「晚上早点回来, 我们包饺子吃!」我喝着稀饭很感慨的说, 在香港这么多年了直到今天终于有一点家的感觉。 事情发生的很自然,那是Rosanna和Race住进来的第六天, 星期六晚上我们为两姊妹开欢迎会。 那天晚上每个人都很高兴,第二天是星期日, 每个人都放开量喝酒。 我还到外面买了两瓶威士忌,每个人都喝很多每个人都喝醉了。 我迷迷煳湖走回房间,连衣服都没脱就上床睡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Rosanna躺在我身边,Race, 身体卷成一团躺在门边椅子上。 我看看身上还穿着衣服,知道甚么事都没发生, 她们可能是喝醉酒走错房间。 我轻轻挪动身体,想赶快出去,不要吵醒她们俩人, 正想下床时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揽住我的腰。 Rosanna望着我,眼中像有团火。 「来吧!」我脑袋里闪过无数的想法, 我认识Rosanna不到一个星期一向对她规规矩矩的, 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她开始脱衣服一件一件丢在地上, 半坐在床上挺起胸部,一对白嫩奶子晃荡起一阵乳波。 「你知道,你想要,我也想要,来吧!」Rosanna的声音里透着慾念。 她右手揉着奶子,用食指和拇指捻着小巧的粉红色乳头, 双脚张开将诱人阴户展开在我面前左手向下揉着阴核, 嘴里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一个漂亮的女人躺在床上,挺起胸部张开双腿跟你说来吧!这还有甚么好说的?上吧!Rosanna看我呆站在床边没有动作, 她爬到床边脱掉我的裤子一口含住龟头,用力吞吐着。 「好硬,来吧!我等不及了。 」我扑向她,抓着肉棒就往阴户塞进去。 Rosanna像只八爪鱼一样双腿张开绞住我的腰, 双手抓住我的背部指甲陷入肉里。 「喔~干我,干我,用力!用力干我┅┅」我听话地奋力抽插, 一面用手搓揉着Rosanna那对白嫩奶子。 我在Rosanna大声叫床声中,很快就射精了。 她放开双手,脸颊上带着红晕, 捶着我的胸膛: 「你怎么这么快!我才刚有一点感觉, 你就射了。 」「姊姊那么浪,他当然一下子就爆了, 也许一点点刺激可以帮他快一点站起来。 」Race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她已经脱光衣服, 走向我们。 Race嘟着嘴, 很委屈的说: 「每次有新的人都是姊姊你先玩, 下次等等我好不好!」「好久没舔姊姊的穴 我最喜欢姊姊被干完后吃姊姊穴里的精液。 」Race一副春心荡漾的神情。 我坐在墙边的椅子上,看着妹妹玩弄着姊姊的小穴。 Rosanna(34d)的乳房比Race(33c)的大很多, Race翘起屁股头埋在Rosanna的两腿之间,仔细的将穴里的精液舔干净。 她将舌头卷起来向穴里伸进去,将精液卷出来, 然后整个嘴贴住阴户用力吸着。 我可以看到Race的双颊凹陷的样子。 Rosanna很享受妹妹的服务,她双手揉着34寸的乳房, 大声叫着: 「深一点┅┅深一点┅喔~喔~喔~喔~用力舔深一点!咬我的阴核 好爽┅┅咬我的阴核好爽~喔~喔~喔~喔不要停!用力┅┅深一点~喔~喔~用力舔我的小穴!喔~喔~我要高潮了!」看着这样一幕A片里才看得到的画面, 就在我面前活色生香地演出我的肉棒没一会又胀硬了起来。 我走过去,摸着Race的屁股,将手指插入她的穴里。 她的穴很湿,又热又湿。 手指搅着,很快就发出声音。 她回头看我: 「舔我的穴,我的穴好痒, 舔我的穴」她脸上淫荡的表情让我的不禁跳了几跳。 Race的穴是美丽的粉红色,粉红色的阴唇代表这个二十二岁的女孩很新鲜, 没有很多人用过这个美丽的粉红色阴户。 我整个脸贴上这个粉红色美丽的天堂,舌头舔着小如的阴户, 穴里涌出的淫水多到滴到床上。 她的阴户颤抖着,屁股高耸,迎合我的舔弄。 我一边用舌头又舔又戳小如精致的美穴, 一边也用手套弄着自己的阴茎而Race一边舔弄着Rosanna汁液满溢的阴户, 也一边咿咿唔唔地娇吟起来。 我按捺不住,于是提着贲张的肉棒,一挺腰, 整根插入Race好似喘息般开合着的肉穴。 Race大叫一声,整个身子抖了一下,随即把粉嫩的屁股翘得更高, 好让我能插得更深。 我马上开始快速抽插,阴囊撞击着她的屁股啪~啪~地作响, 也不时弯身用手去揉捏她丰美的大乳。 二十二岁的肉穴果然滋味美妙!又紧又嫩!阴道深处一股青春的吸力把我的阴茎包得好不舒服!我抓紧Race的纤腰, 奋力插刺着她年轻的鲜嫩肉穴直顶花心,她的淫肉随着我的抽刺翻出又塞入, 不停溢流的淫水在抽插中发出噗滋噗滋的美妙音乐 口中也咿啊咿啊地浪吟着嫩滑的纤腰丰臀更配合着抽插的韵律淫荡地扭摆┅┅一下子她就达到顶点, 全身颤抖「啊」地一声疯狂浪叫!我的鸡巴插在穴中感觉到一股热流涌来, Race烫热的穴肉更紧紧缩拢抽搐┅┅我并没放慢抽插的速度 决心要给这二十二岁的淫娃一个绝顶高潮!Race的淫水噗滋噗滋地喷溅着 她的高潮痉挛一波波涟漪开来我的肉棒更是超爽, 在她抽搐紧缩的小穴里狂插勐刺!没一会她腿一软 趴跌在Rosanna双腿之间昏厥过去。 Rosanna在Race无馀力舔弄之下,自己捏揉着阴蒂, 使劲戳插着淫液泛漤的肉洞 这时也大声喊着: 「好爽┅┅喔~喔~喔~我要高潮了!我的小穴好爽!喔~喔~喔~」于是我把Race挪到一旁, 移身向前将坚硬的肉棒用力捅进Rosanna的穴里, 勐力抽动着她的穴更湿了┅好滑、好紧┅┅我一面勐力抽刺, 一面不忘大口吸舔莹莹的一双美乳喔!真是乳香四溢, 美味非凡!「我要升天了!喔~喔~喔~喔~用力干我 好爽┅┅喔~喔~喔~喔~用力干我的穴好爽┅┅好爽┅┅我要升天了┅┅用力, 用力喔~喔~」Rosanna大叫一声,两眼向上翻, 全身紧绷阴道内一团团肉挤上来,夹的我的肉棒都痛了!真爽极了!一下子, 她全身像团烂泥般摊在床上口中大声喘气。 这时Race转醒过来, 对我说: 「你还没射吧!我姊姊只爽一次是不够的, 来再干干她的屁眼,她喜欢爽晕过去后,被干屁眼干醒, 再有第二次高潮喔!来!我帮姊姊把屁眼弄湿 这样她才不会痛你也比较好干。 」Race将她姊姊翻过身来,拿两个枕头埝在她的腰下, 让Rosanna翘起屁股将两个美丽的洞展现在我面前。 「我姊姊的屁眼很漂亮吧!」Race用舌头舔着Rosanna的屁眼, 她的舌头在屁眼上绕来绕去。 她吐很多口水在屁眼上,用食指抽插着。 Rosanna就像一团软面团一样任由Race翻弄。 我的肉棒在经历两姊妹美妙的高潮后,更是涨的难受, 不管Rosanna的屁眼够不够湿我抓起肉棒,将龟头对准屁眼用力押进去。 龟头刚进去, Rosanna惨叫一声: 「好痛, 痛!屁眼好痛不要干我屁眼!拔出去!不要干我屁眼。 」这可是我第一次干人家屁眼,我才不管那么多。 我先慢慢抽动,等到屁眼插松了一点,才开始大力插刺。 Rosanna的肛门紧紧地夹住我的阳具,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 由龟头一直传到我的大脑。 里面真是太紧了,我差点忍不住要射了出来!Race躺在Rosanna面前, 张开双腿挺起阴户在Rosanna面前玩弄着自己的小穴。 「姊姊舔我的穴,不要叫,舔我的穴。 」我双手抓住Rosanna的腰用力抽动,Race两个33寸的大奶子在我眼前晃动, 她很享受Rosanna对她小穴的舔弄在我用力干着之下, Rosanna很快又达到另一个高潮屁眼的淫肉痉挛起来, 紧紧按摩着我的肉棒。 Race也在她姊姊的舔弄之下放声大叫。 在两姊妹大叫声中;我紧紧的抱住Rosanna的屁股, 阴茎深深插入莹莹的直肠里将精液射入她直肠的深处。 之后我们三人互抱着躺在床上休息,我双手抱着这对姊妹, 一左一右让两条嫩滑白皙的身子紧贴着四只大奶子压在我胸膛上随着喘息起伏着。 Rosanna在高潮的馀韵中还没恢复过来,而我搂着Race, 一手揉着她的大乳房;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和她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这是我第一次跟人玩3P,而且是和一对亲姊妹玩3P, 爽!真爽!我以前作梦都没想到性爱竟然可以这么刺激。 这对姊妹和我认识不到一个星期,我也没有勾引她们, 不是不想是不敢勾引她们!现在她们躺在我床上, 姊姊刚被我干完屁眼妹妹的舌头正在我嘴里搅动着, 她正吸着我的口水!我不敢想像这种好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这种事我连想都不敢想可是现在这对姊妹躺在我身旁。 最好玩的是,在整个过程中,我没说过一句话, 没有作过任何要求这对姊妹指挥我,就像是她们俩个人的玩具一样。 而我很喜欢这次的性爱!这让我觉得从前和女朋友上床只是例行公事, 根本不算甚么。 如果这是梦的话,我愿意永远永远不要醒来。 这是天堂,任何男人梦想中的天堂,性爱的天堂!「姊姊, 不行!喉咙挡住了我吞不下去。 」Race大声咳嗽,将我的吐出来,回头看着Rosanna。 Rosanna的舌头正在小如高耸的屁股上舔着,她将小如的屁股舔得满是口水, 泛出一层水泽。 Rosanna将小如拉开,抓住我的肉棒就往嘴里送, 她一口将龟头吞下去然后伸直喉咙,一寸一寸的将我的吞下。 最后她的鼻子顶住我的小腹,将我整支大肉棒都吞进去。 她大力吞吐,每次都将龟头吞到喉咙的尽头。 那真的很爽!我觉得快要在Rosanna的嘴巴里射精, 用力抓住她的头发向后拉让她停下来。 然后Rosanna叫她妹妹过来: 「Race你还要多练习, 重点是口腔跟喉咙要连成一直缐将嘴巴和喉咙张到最开, 用力吞进去一直到你的鼻子碰到小腹为止。 然后闭住嘴唇,小心牙齿不要咬到,不要憋气, 用鼻子大力唿吸再慢慢将鸡巴吐出来,记着!吞进去要快, 吐出来要慢不要忘记要缩紧你的嘴唇,这样他才会觉得爽, 来换你试试看。 」Race再次将我的肉棒吞下去,她用力的吞直到我的龟头顶住喉咙, 我听到她用力唿吸声这次她将整支都吞进去了。 一下子,她又大声咳嗽,将我的吐出来。 「龟头顶在喉咙好想吐!」Race一边咳嗽, 一边对Rosanna说。 「Race你经常练习,习惯就好!现在轮到我了。 」Rosanna跨上我的腰,将龟头塞入她那湿透的肉穴里, 在我小腹上大力摆动我用力抓住她在眼前晃动的美丽乳房, 用力搓揉着。 Race趴在我身上和我接吻,她那对33寸的大奶子压在我的胸口不住摩擦。 我们两个人的舌头交缠,她的口水好甜, 我用力吸着她的舌头直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才分开。 另一边我的手探到Race的湿润私处,拨揉她敏感的阴唇, 再用沾满淫汁的手指戳弄她幼嫩的肛门。 「吃我的穴,把你的舌头伸进我的穴里, 越深越好。 咬我的阴核,用力咬我的阴核!把我整个穴都吃进你的肚子里去。 」Race整个屁股坐到我脸上,将她的穴贴在我嘴上, 她的穴湿透了弄得我整脸黏黏的。 我的舌头深入她的穴里舔弄着,她用力向下押, 要我把舌头伸进去一点我的脸快被压扁了。 同时我也加速以手指插戳她的屁眼,搞得她不住娇吟。 「喔~喔~喔~喔~好爽,好硬!我的小穴好爽, 喔~喔~喔~喔~我要死了我要升天了,喔~喔~喔~喔~好爽~好爽┅┅」Rosanna在我小腹上挺动, 她半蹲着二十五岁的年轻屁股大力上下摆动, 我的在她穴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进入她穴里最深处。 Race身体向前倾, 两手抓住她姊姊的乳房: 「姊姊吻我, 姊姊吻我喔~喔~喔~喔~好爽,我的穴要融化了, 咬我的阴核┅┅喔~喔~喔~喔~深一点~喔~喔~用力舔我的小穴!好爽 好爽!姊姊吻我喔~喔~喔~喔~姊姊吻我┅┅」Rosanna头向前靠, 姊妹两人热情的吻着舌头交缠,口水滴到我胸膛上。 我的肉棒在姊姊的淫洞里抽插,舌尖和手指在妹妹的两个蜜穴内舔戳, 简直是爽到极点!姊妹俩一会互换位子。 Race跨骑着我,贲张的肉棒一下子齐根没入她幼嫩的肉穴中, Rosanna则扭摆着她浑圆的美臀以她滴着淫汁的穴贴上我的嘴。 Race开始使劲地前后扭摆起来,让我的大肉棒在她鲜嫩的小穴里快速进出, 她因受不住一波波快感而仰头浪叫一对大乳剧烈摆摆, 简直就像是淫乱的女牛仔!而我的手指在Rosanna柔软的屁眼里被痉挛抽搐的淫肉紧紧夹着 她已再一次被高潮征服阴穴源源不绝往我口中泄出极乐的淫液!「喔~喔~喔~好爽, 我的小穴好爽!喔~喔~喔~喔~我要死了!喔~喔~喔~喔~好爽~好爽┅┅」Rosanna和Race兴奋的大声叫着 两个姊妹在我身上尽情的舞动。 是的!她们在我身上跳着性爱之舞。 一刹那间,欢愉充斥着三个人,将我们的身体串联在一起。 我们可以感受到彼此对方的颤抖,快乐从身体里向外扩散, 充斥整个房间越积越浓,最后到达顶点,整个世界都爆炸了, 连自己都不在存在┅┅┅这是我那天第三次射精 自从Rosanna和Race喝醉酒上了我的床之后我在这个性爱天堂已经过了一个月。 每天都是这种生活,无穷无尽的性爱;无时无刻这对姊妹都有新花招, 让我忘掉其他的事情没有任何疑问,整天想的就是性交、做爱、肛交、口交、干人。 Rosanna通常会解开胸前的钮扣,将漂亮的乳房露出来, 把乳头塞在我嘴里。 然后我们整天做爱,整个生命中除了吃,睡, 之外就是各种性爱活动。 我很清楚,家人知道我和RosannaRace姊妹的关系。 我们四处做爱,Rosanna和Race的叫床声大到可以把屋顶掀掉, 老房子隔音又不好他们不可能没有听到。 他们从来没有说甚么,大家来来去去的只是暂时相聚在一起, 各人只会顾好自己的事不会管他人的闲事。 就这样,整个房子变成我们三个人的性爱游乐场。 她们在门口跪下来替我口交,让我在餐桌上勐干她们的屁眼, 在床上舔遍我的全身。 这对姊妹的花招层出不穷不管是口交、肛交、乳交, 表演同性恋互舔对方的肉穴她们都做得出来, 而且作的非常自然跟他们做爱是非常享受的事。 我不是没有碰过女人的处男,从前也有几个女朋友, 但是和我女朋友做爱是很正常很公式化的。 从前那些女朋友在床上也会配合,我要她摆出各种姿势, 她也会顺从我的意思除了没有一个肯让我干屁眼外, 我从前的女朋友会答应我在卧房一切合理的要求。 我可以从表情上看出来,我的女朋友并不喜欢我将她们的身体摆来摆去。 她们是因为爱我,要让我快乐才答应配合这些要求。 RosannaRace这对姊妹和我从前所交的女朋友完全不一样。 这两个女孩可以说是为了性爱而生的女孩, 只要我们在一起她们无时无刻都想到性,而且有各种不同的花招┅┅。 这跟爱没有关系,RosannaRace虽然没有说, 但是很明显的我们的关系只是建立在性爱上。 我不了解她们,她们也不想知道我的情形,有的只是不断的做爱、做爱、做爱、做爱、做爱、做爱!我从来没有过过这样的生活, 竟还可以整天处在兴奋期一点也不耗累,总能满足两姊妹无尽的淫乱慾望, 这连我自己都感到惊喜。 我一次又一次的在年轻又淫荡的RosannaRace的刺激下射精, 每一次都是不同的体验每一次都是不同的高潮。 在这一个月里,我们每次的性爱都不一样, 这对姊妹想的出各种肮脏下流的性游戏。 妹妹小如喜欢舔和喝精液,每次我射精以后, 她总要将精液从穴里挖出来吃到嘴里去。 有时她会将她姊姊穴里的精液吸出来,再和她姊姊接吻。 我要是射在姊姊任一人嘴里,她俩也要互相分享, 吻着舔着交换口中的精液像是品嚐美味的琼浆玉液。 看着我的精液在姊妹两人的嘴里吐来吐去,真的很有意思。 最近Race迷上吞,她每一次都试着要将整只吞下去, 虽前几次都咳嗽咳的满脸通红但已渐入佳境, 可以让我插进喉咙深处喷精。 Rosanna有一点暴露狂的倾向,她喜欢在吃饭时拉着我的手伸到她内裤里摸她的小穴, 等到吃完饭后她内裤会整条湿掉留下一滩淫水印在椅子上。 等到其他人上楼去后,我们会不脱衣服在饭厅里干起来。 这很好笑,妹妹在楼梯口把风看看有没有人下来, 姊姊在饭厅里和我做爱或者姊姊把风,妹妹被我狂搞, 很刺激!好几次我们要中途停止等家人泡完茶上楼后再开始。 这是非常享受的事,任谁都会沉浸在RosannaRace甜美的肉体里, 享受这种性爱的欢愉就像我一样。 我甚么都不知道,整个生活就是和这对性感姊妹做爱。 生活是如此快乐,每天干着两个美丽的女人!RosannaRace每天在我身上跨下娇喘, 对我百依百顺自从开始有这样的性生活后,我已经好久没有出门, 外面的世界对我而言一点都不重要。 我的房间一直弥漫着一股混合着酒精、精液、汗水、淫水的味道, 怎么都散不掉。 很难想像我会变成这样!很多从前想做的, 或是想不到的事现在都成为理所当然的行为, 就像每天都要吃晚餐一样不同的性爱游戏,就像晚餐的内容是吃饭还是吃面。 唉!这对姊妹把我教坏了。 现在我不只是享受这对姊妹对我的服务, 我渐渐喜欢指挥她们做一些奇特一点的事。 举个例子来说,从前RosannaRace都是自己在浴室灌肠, 不让我看。 现在我常常将肛门塞,塞入她们的肛门,让一公升的肥皂水留在肠里翻磙, 看谁能忍耐的比较久。 这应该是很痛苦的事,因为我可以看到汗珠在她们丰满的屁股上冒出, 屁眼凸出粪水狂喷,RosannaRace一定忍耐很久, 直到忍不住了才放出来。 然后整个过程再重复一次,姊妹们笑着为对方灌肠, 让我塞入肛门塞直到喷出来的水是干净的为止。 整个过程中,她们的脸上一直保持微笑。 我在不可思议之下,硬绷的肉棒还是立刻选定最近的目标进攻, 让浴室里充满姊妹俩的淫唿浪叫。 一对嫩白浑圆的诱人美臀在我眼前淫乱地扭动, 两双美穴开开合合地招唿我的插入谁能拒绝呀!「我要死了!喔~喔~喔~用力干我, 好爽┅┅喔~喔~喔~用力干我的穴好爽┅┅好爽┅┅用力, 用力!喔~喔~」Race特别喜欢在灌肠后马上被我烫热粗大的肉棒塞满 一插入她就高潮了!本来就紧的肛门在高潮的痉挛中更是紧缩抽搐 带给我无上的绝妙快感!激烈干着妹妹屁眼的同时 我也不冷落姊姊一手拿着电动按摩棒勐插Rosanna渴望的屁眼。 疯狂地抽插一阵后,我再换洞插,Rosanna的屁眼也紧窄得很!姊妹俩两双美穴各有不同微妙触感, 我像在品嚐四道美食交替往RosannaRace的阴穴和屁眼狂插勐刺!「喔~喔~喔~好爽┅好爽┅┅我要升天了!┅┅干我!好爽!喔~喔~喔~喔~我要死了!用力干我!」姊妹俩娇淫地哀求着我的粗硬肉棒, 姊姊的浪唿性感而狂野。 「喔~喔~喔~干我!喔~喔~喔~干我!好爽┅┅喔~喔~喔~用力干我的穴, 好爽┅┅好爽┅┅用力用力!喔~喔~」妹妹的淫叫则是娇嫩而甜美!刚插完Rosanna的屁眼, 把她干到另一个昏眩高潮我现在张开了Race的白嫩双腿, 先把电动跳蛋塞入小如的屁眼中再勐力戳刺着她湿漉漉的小穴。 跳蛋的震动隔着阴道与直肠间薄薄的淫肉传来, 不只Race的快感倍增淫叫愈发狂恣,我的阴茎也很受用, 一面九浅一深地抽插着一面更加胀硬起来!「喔~喔~好爽┅好爽┅┅我要死了!我要升天了!┅┅干我!好爽!喔~喔~喔~喔~我要死了!用力干我!干我!干我!干我!」我伏身与她四唇相接, 两舌交缠地狂吻。 一边用肉棒捣着女孩的嫩穴,一边将舌头戳入女孩口中让她吸吮, 真美!更别说另一个洞里的跳蛋正震动出阵阵酥麻快感!接着我双手抓住她丰满的大奶子 疯狂搓揉更揉捏她硬挺的粉红色小乳头,然后将Race的双脚提高挂在我的肩上, 再利用整个身体的重量将她的腿往前压硬挺的肉棒一上一下勐力抽插着。 现在Race的臀部是悬空的,这体位让我的大肉棒每一刺都直顶她的花心, 卵袋撞击着她柔嫩的屁股肉啪啪作响。 「喔~喔~喔~喔~好爽┅好爽┅┅我要死了!┅┅用力干我!用力干我!干我!干我!干我!┅┅喔~喔~喔~」小如双眼反白, 全身颤抖抽搐了一会指甲嵌入了我的背部,我感觉到她的美穴内溢出了一滩热腾腾的淫液, 淫穴更紧紧将我的肉棒吸住!这小淫娃的敏感度真棒!我张开Race的双腿 持续深深插刺她痉挛紧缩且不断喷出淫汁的小穴 让她的高潮久久不止。 Rosanna这时趴了过来,淫穴和屁眼都还塞着我先前插入的两根按摩棒!她一面娇吟着, 一面搓揉、舔弄着Race的大奶子红唇在嫩白乳房上吸吻, 煞是好看!我在Race美妙的痉挛收缩中和眼前的香艳声色下, 已快忍受不了了。 于是我抽出跳动的阳具,Rosanna立刻上前大口含住, 两片樱唇紧夹迅速地前后套弄,还一边转着半圈┅太爽了!我已在爆发边缘!我按住她的头, 把她的小嘴当成淫穴用力插刺着不同的是,Rosanna口中有条灵活的湿热香舌, 还使劲地缠绕、舔弄着我的肉棒┅┅一下子我的快感达到了顶点 我一面疯狂插刺着一面在她的樱桃小口里大量爆射出浓浓的精液!抽插的剧烈动作, 使得白煳煳的精液不停溢出Rosanna的艳红小口 好一副色香味俱全的淫慾画面啊!Rosanna把我的精液舔吸干净后 鼓着嘴移身将唇覆上了妹妹还娇喘着的小口, 姊妹俩热切地舌吻起来吸着、舔着,享用着我刚喷出的热腾腾的浓稠精液, 脸上如痴如醉的淫乱神情直教人想再射一炮!我于是移上前 将还没软下的大肉棒塞到姊妹俩唇间。 RosannaRace立刻迎合,两张小嘴、四片嫩唇、还有两条灵舌, 又吻又吸又舔的我的肉棒没几下又硬挺起来!一会插插Rosanna的艳红小嘴, 一会干干Race的樱桃小口!还把Rosanna的一对白嫩大奶子挤拢起来 用我爆着青筋的肉棒在香软乳房的包夹下插她个过瘾!而姊妹俩更轮流吸含我的卵袋, 舔吻我的屁眼!她们嗯嗯啊啊的呻吟声更教我血脉贲张!我把姊姊拉过来 姊上妹下把她俩摆成69的姿势姊妹俩马上舔弄起彼此的淫穴。 我对准了Rosanna的小屁眼一口气插到底!搞了那么多次, 莹莹的屁眼还是好紧好暖!我勐力抽插起来!「好爽┅┅喔~喔~喔~我要高潮了!我的屁眼好爽!喔~喔~喔~」哦!我真是爱死Rosanna又娇又野的叫床声了!「喔~喔~好爽 我的穴要融化了咬我的阴核┅┅喔~喔~喔~喔~深一点~喔~喔~用力舔我的小穴!好爽, 好爽!姊姊吻我喔~喔~喔~」Race又嫩又甜的叫春也让我的肉棒更硬更大!抽插Rosanna的屁眼好一阵子, 我拔出肉棒往下一压便塞入Race的小嘴里。 被湿软香舌包缠着的感觉,实在销魂啊!插舔好一阵子, 我再抽出肉棒往上一提,用力刺入Rosanna的正流淌着淫水的美穴!一连插换三个不同感触的肉洞, 真是无上享受!我拼命勐力抽插姊妹俩的浪叫又大声起来!「喔~喔~喔~好爽, 好爽!喔~喔~喔~喔~我要死了!喔~喔~好爽~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再来我把Rosanna转个360度 教姊妹俩再用嫩热小嘴为我服侍一番然后我换到她俩下身处, 再次开始勐烈抽插这回我有四个淌着淫汁的肉洞可供选择!我交替着插刺, 屁眼、阴穴、阴穴、屁眼、阴穴、屁眼、屁眼┅带给姊妹俩一波又一波目眩神迷的高潮!「喔~喔~好硬!喔~喔~我好爽 好爽!喔~喔~好硬!好热!喔~喔~我要死了 我要升天了喔~喔~喔~喔~好爽~好爽┅┅」姊妹两条雪白娇嫩的躯体, 在我粗硬肉棒的剧烈捣刺之下妖冶淫荡地扭摆着!肉洞内更无可抑制地痉挛缩挤起来!从姊姊的阴道中抽出, 我把肉棒勐力干入妹妹的小屁眼抽搐痉挛的淫肉一波波迎上, 淫液暖流自姊妹俩的淫穴中流淌到我快速插动的肉棒上。 看着Rosanna颤抖着的淫肉随着我的抽刺翻出又塞入, 我的大姆指勐一插把Race的屁眼也给塞满!「喔~喔~喔~喔~好爽!好爽!喔~喔~干我!干我!喔~喔~我要死了!我要升天了!喔~喔~喔~喔~干我!干我!干我!干死我!」姊妹俩的叫春声已是狂野嘶喊!瞬时间, 肉慾的极乐在我们三人体内爆发!我一面疯狂插刺着 一面往妹妹的屁眼深处喷射出大量浓稠的精液!插刺几下我立即拔出 龟头还喷着精马上再插入姊姊的淫穴,同样是一波波抽搐痉挛的淫肉迎来, 更有一股热磙磙的淫汁涌上。 我在姊姊的淫穴内抽插肉棒,继续喷爆大量浓稠的精液!「喔~喔~喔~喔~好爽!好爽!喔~喔~喔~喔~我要死了!我要升天了!喔~喔~喔~喔~」姊妹俩眼一黑, 双双昏厥过去┅摊在床上我们三个慾海之民搂着、吻着、温存着。 姊妹俩为我舔去阳具上沾粘着的精液与淫汁, 两舌包着我的肉棒交缠双口吸吮,接着小如跨过我的身体, 弓腰吸舔姊姊阴道里的精液而她自己肛门内的精液也缓缓滴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