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旁总会有几个朋友在做直销,如果是太急躁的直销人, 见了面就推销那么友谊关系应该就完蛋了,做得好的直销人, 总能在关键时刻让你出手阿弟就碰到了这样的直销人, 不过阿弟从她身上,学到了更多。 今年升大二的同学中,宿舍没抽到的只好搬出去住, 北部的房价其实不便宜阿弟辗转找了几间,总是不中意, 一个没什么课的下午阿弟和死党阿明、阿荣, 一伙三人找到了一间位于市场不太起眼的四楼平房, 阿弟一看有些失望但网路上说房东小姐很美, ,”叮当”,几个大男生按起门铃。 「租房子吗?」没想到一开门看见的脸孔有点熟悉, 阿弟还在回想间对方已经先说「你不是安娜的弟弟吗?我上毎月才去找过安娜和伯母耶, 好巧哦」接着拉起阿弟的手就往屋子里面走阿明和阿荣在后面傻傻跟着, 只差口水没滴下来。 当初阿弟小学六年级,常跑到附近堂姐家玩, 堂姐安娜总是跟安妮形影不离她们总是有聊不完的天, 说不完的笑话;而对阿弟来说两个姐姐都很漂亮, 而且胸部很大那一次阿弟在姐姐房门口好奇她们在聊什么。 「隔壁班的xx,好乱哦,在宿舍房门外都会听到她在’那个’的声音耶」「什么声音啊?」, 安娜好奇的问。 「哦,哦,哦哦哦!」安妮突然大声起来,阿弟被吓了一跳, 碰的一声房门推开。 「吓我一跳,哈哈哈!」,姐姐们反而笑成一团。 「来,好可爱哦,姐姐抱抱?」安妮的胸部贴在他脸上, 好香啊这对刚学会打手枪的阿弟来说,是个很好的题材。 女大十八变啊,现在安妮更漂亮了,也更会打扮自己, 不变的是阿弟曾’间接’一亲芳泽的巨乳晃啊晃的, 当天下午,三个男孩子的房事就顺利成交,阿明和阿荣住大间的双人房, 阿弟住他们对面因为前面的同学刚搬走,所以房间还干净, 不过大家都惊艳阿弟怎么和美女房东这么熟阿弟一下子变成班上人人称羡的’男人’。 更幸运的是,阿弟他们发现安妮姐姐住在同一层, 就在后面的房间门口堆满了Nu牌的产品盒和几双鞋子, 这让他们有无限的暇想。 「哦,我刚看到安妮姐了耶,今天第二次, 赞」阿荣兴奋的说。 「人家只不过去厕所而已,大惊小怪耶」,阿弟一定要泼点冷水让这只猴子冷静一下。 「厕所耶,哦,好棒哦」。 「是啊,阿弟,你不是和安妮姐很熟,靠你啦」, 连阿明都在附和。 「好啦,等一下我去打声招唿,大家认识一下, 好吧」阿弟一说完,阿荣投以’皇上英明’的眼神。 阿弟心里也是紧张的,他和安妮姐根本不熟, 租房子的那天算是说最多话的一次但既然放话, 就要做到这就是阿弟的本事,他一听安妮出了门口, 他也开门来个不期而遇这是个大胆的时间点, 阿弟一看见安妮脸盆里露出的内衣带子一下子耳根都红了, 挤出了几句: 「安安妮姐,我的同学也想认识你」阿弟话一出口又觉得不对, 「放放心,姐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你先放心去洗澡」在房里的阿明和阿荣整个笑翻了 连安妮都感到不好意思 回说: 「我知道, 你们都是xx大学的大学生耶都是懂事的孩子」这时阿弟只是傻笑, 放空了,说实话阿弟也不知道要保护些什么, 或许是保护安妮的这一份美丽吧。 看着只穿一件小T裇准备洗澡的安妮姐, 好身材藏都藏不住阿弟下面有些难受,安妮也赶紧进了浴室。 当天晚上轮阿弟最后洗澡时,阿弟一进浴室, 就忍不住冲回阿明阿荣房间骂: 「靠你们在浴室打手枪很臭耶, 」后来安妮也真的到房里和大家再介绍了一下自己 她有一下子就和别人热络的本事,那个晚上大家也对安妮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例如没化妆的安妮姐姐也很漂亮!还有安妮根本不是房东 而是刚毕业不久工作不好找男朋友又在当兵, 所以干脆继续住下来也兼差帮房东租房子,当然她也有提到自己在做Nu牌直销, 但她不喜欢跟刚认识的人就推销产品要让人真的了解产品的好, 要从周边朋友的改变开始像阿弟的堂姐和伯母就是爱用者, 这时阿弟对安妮的举例连忙点头称是「真的很漂亮」, 他还想对安妮说些赞美的话却吞了下去。 阿弟对安妮是一种纯纯的喜欢,甚至有些尊敬她, 这天阿弟晚上打工回来,星期三学校的课排得很满, 晚上餐厅也很忙回到家看见安妮,即使疲累, 阿弟心里: 「就像有漂亮的老婆在家里等我一样耶」身体的辛苦马上被心里的满足抚慰「阿弟今天又去打工啰 真的好辛苦哦」「还好啦缺钱嘛」「进来姐姐房间, 我给你介绍个东西好吗」尽管阿弟已经很累了 但下面却不听话阿弟非得把包包盖在老二上才能不那么尴尬, 第一次进去女人的香闰扑鼻的清香迎来。 「这是上次给你姐送去的spa机」安妮坐在床边, 黑丝袜翘着小腿比划着,阿弟只知道,盖在老二上的包包有点挡不住了。 「阿弟你现在打工多少钱」阿弟嘴巴回答着, 心里竟想着阿荣说的出去玩3000元一次哦。 「阿弟你知道奥运选手用什么牌子的产品吗, 这边有一些健身搭配的高蛋白使用起来很,, 」阿弟心想精子就是由蛋白质和微量元素所组成。 在这’礼貌’的对谈间,阿弟只记得散发着光芒的安妮姐, 嘴唇频频张啊张的不知道在说什么身体散发着香气, 手指翻弄着目录还有一些不经意的接触,指头、肩膀、充满空气感的头发, 以及后来阿弟房间里陈列的一堆Nu牌产品。 阿弟无法抽身,不是因为参加他们高昂的大会, 或什么狗屁的成功案例他自己不清楚原因,只知道从安妮那拿的产品愈来愈多, 只好带一些像基因agelack产品回家孝亲 大部份还是成堆的叠起来。 但是关于安妮的流言也愈来愈多,大家都说安妮同时跟很多男人在一起, 阿弟只是听听;直到一天晚上楼梯间传来碰隆碰隆的声音, 阿弟开门看见他的安妮姐和一个中年男子,就在安妮门口, 他们交缠在一起扭动着,中年男子的手就在安妮的裙间翻弄, 她瞄见阿弟今天的安妮妆化得很浓。 「嗯,不要」「就让他看吧」那个犯贱的男人根本不在乎, 他们进门了,对阿弟来说他们就像进了另一个世界, 他默默回房里什么也没做,只听见大约一个小时后, 他们冲完澡离开了租屋处。 那个礼拜五的晚上,大雨,崩坏了的世界, 整夜没睡的阿弟砸碎了那些贵得要命的产品, 却感受不到一丝的舒畅。 隔天,天晴,敲门声,阿弟好不容易去开了门, 安妮姐出现在门口。 「我可以进去吗?」,她拎着一袋早餐。 「你昨天都看到了吧?」,安妮问,阿弟径自吃着早餐。 「报纸说八点适合做爱,我想试试」,安妮打破沈默, 阿弟望向安妮汉堡掉在地上,两个人都没有要收拾的打算, 微笑他们两个人抱在一起,然后阿弟只是哭, 一直哭着。 安妮推开阿弟,帮他脱下上衣,阿弟对身材没自信, 但靠着高蛋白饮食还是练出了胸肌安妮用擦着透明指甲油的手抚摸。 「脱下吧」阿弟自己脱下裤子,笨拙的亲了安妮的嘴巴。 「我要跟你说对不起」安妮头低下,不只是道歉, 她含着了阿弟早已硬帮帮的老二。 「身体倒是挺诚实的」安妮擡头跟阿弟说了这一句, 两个人都开心的笑了在安妮的嘴里,阿弟很快的射出第一发, 极短的时间内人生的第一发,阿弟才想到论坛上教的那些要持久的问题, 看着安妮嘟着嘴吐出他的精液,好可爱,阿弟真的爱上了安妮。 安妮让阿弟躺在床上,她跨坐在阿弟的大腿上, 脱下衣服阿弟再度被眼前的景像震憾,白晃晃的一对巨乳, 阿弟才想着’此景只应天上有’安妮佛彷知道阿弟接下来要的, 两只手撑在阿弟身旁阿弟颤抖的手握住,让乳头从指缝中露出。 「嗯,用力点」木瓜一样的乳房被阿弟捏得变型, 安妮开始呻吟起来她往前一口亲住了阿弟,一只手抓住阿弟又硬起来的老二, 阿弟的世界再度被安妮姐覆盖他伸出舌头的样子就像在挣扎着, 但大人的世界不只是深吻安妮用迷离的眼神, 近视的阿弟都能清楚看见’她的欲火燃烧’安妮说了一句开战的最后通牒「我要」她直起身子, 再度是迷离的腰身擡起,她握住,一下子就没入花心。 「嗯,好硬,嗯?哦?」安妮忘情的再度呻吟, 阿弟不再是处男他下体的刺激感让他触电一样, 挺起上半身「哦,安妮姐,我」「还不可以」安妮只是用胸部轻触着, 安慰着阿弟阿弟下半身感受到温暖的包围,一鼓热流从安妮花心流出。 「我还要,哦?」安妮情不自禁的扭起臀部, 她前后扭动摆荡着,白里透红的巨乳,安妮找到了最舒服的点, 开始从喉咙深处嘶吼。 「哦?阿弟,哦,插我,用力插我,用力,哦?嗯哦?啊?」阿弟的感觉也愈来愈强烈, 因为安妮姐的嫩穴他梦眛以求的小穴,正在收缩着, 因为他而兴奋着他正在和安妮交合着,安妮一阵强烈的收缩, 她高潮了浑身汗香的安妮再度趴在阿弟身上。 「阿弟你好强, 年轻真好」阿弟突然愤怒: 「比中年人的老二好是吗」抓起安妮的臀部, 把她压在床下又是一阵抽插。 「哦?比他,哦?好太多了?哦,插我,插死我?快?」「我肏?安妮姐」阿弟每一下就深深的撞入花心, 啪嗞啪嗞震声作响,安妮忘我喊着。 「啊?啊?我快死啦,哦?我要?哦?」。